从《我的前半生》看国产影视剧对家庭主妇的丑化

摘要: 家庭主妇真是一个好靶子,写泼妇的时候拿来用,写弃妇的时候拿来用,写无知妇孺的时候更是少不得全职主妇。

11-10 13:54 首页 SOS着迷

电视剧《我的前半生》改编自亦舒的同名小说,女主人公罗子君原本是个衣食无忧的全职太太,两个孩子的母亲,老公开私人诊所,一家四口配两个佣人雇专职司机车接车送。罗子君只需在家养尊处优,一切生活琐事皆有人打点,她性格天真,对所拥有的生活感到既满足又理所当然。这种满足在丈夫有一日回家承认外遇要求离婚的时候被打破。而后女主人公在闺蜜的鼎力帮助下走入社会,成为了一个叫很多人趋之若鹜的有魅力的女人。


电视剧的故事大纲跟小说没差别,不过主角人设和故事推进的内容基本全改了,也就是说,电视剧是一个买了亦舒的故事大纲、小说名字和主人公名字的国产剧。


电视剧里的女主角罗子君仍然是天真纯良的,她丈夫从事的工作从诊所医生换成了咨询公司项目经理——年薪150万以上,丈夫外遇的对象是同公司的信息部同事——离异,带着一个跟女主角儿子年纪一样大的儿子。


电视剧开播之后的前十几集剧情里,观众发现了这样一件事,女主角罗子君好讨厌啊。她穿得大红大绿很刺眼,三十多岁的年纪说话像旧社会大宅院里的正房,把自己全部的精力用在保养和严防死守老公的异性关系上,接人待物缺乏体面和教养。


制作方在干嘛?他们在丑化家庭主妇。


他们安排罗子君在主妇期间穿成这样:



带着保姆去商场买这样的鞋子:



家务全有保姆,儿子的功课老公加班回家以后辅导:



编剧还特意让儿子撒娇,叫来罗子君,由罗子君说出“一年级小朋友搞这么复杂干吗,会数一二三就行了嘛”;儿子说“角膜”,她以为是“脚膜”。


这些精心设计的情节和衣饰搭配,让我们可以很明确地感受到制作方在传递的信息:这个养尊处优的全职主妇接下来要面对的婚变是事出有因的。


前两集的铺垫真的很扎实,罗子君操持家务的戏一场没有,她的老公陈俊生辅导儿子功课的戏就有两场。即使是按中国传统的男主外女主内的家庭标准,夫妻两人这样的分工也是很偏颇的。


陈俊生工作忙成那样回家还不得休息,罗子君这个主妇也太不像话了。如果我毫无生活经验,我真的就要信了这个剧里的设计了。


但我并不是毫无生活经验啊。


一个这个年代在上海的一年级小学生,他早已在入学前经历的幼儿园、学前班甚至各种兴趣班的洗礼。母亲再不求上进都避免不了的。幼儿园入学式就会考得你头昏眼花,入园以后别说数数,英文歌都要教你唱几首出来,妈妈们之间互相还有很多形式的交流。罗子君怎么可能会讲出“会数数就行”这样的话,又不是村里地主家的媳妇养傻儿子。


事实是怎样的呢。随着剧情的发展,陈俊生和罗子君摊牌闹离婚,更多的细节被爆出来。唐晶作为罗子君最好朋友的身份跟陈俊生谈判的时候说:



打离婚官司争夺儿子抚养权的时候,律师从陈俊生公司获得的资料表明:



陈俊生和罗子君,结婚的时候一无所有租房住,而后陈俊生主外罗子君主内,陈俊生一年只有20天不到能按时下班,这期间他还展开了惊险刺激又浪漫的婚外情。


从这些后期剧情里我们其实已经发现了,电视剧开头对罗子君在全职主妇时期的人设塑造是很“偏心”的。这个现在中产家庭在组建之初,显然女方是不可能无所事事的,孩子的生育和教养也绝不是那两个镜头里的样子。


陈俊生和上位的第三者凌玲结婚以后,凌玲想控制陈俊生的生活支出,尤其是对前妻的,凌玲说:



哦,原来陈俊生是“不管家”的。


原来陈俊生的家一直是女主人在管理。怎么这些事情在罗子君那里就完全被隐藏起来了,没有一丁点的透露。


因为制作方看不起全职主妇。他们早已给全职主妇定好了人设:除了花老公的钱什么也不会干。为了这个人设,他们精心挑拣出可以丑化她们的生活片段,这些片段甚至在剧本里都经不起推敲。


制作方丑化全职主妇的目的是什么?我觉得有两层原因。


一是图简单。陈俊生离婚需要内因和外因,外因是外遇对象温柔体贴有手段,内因就设计成老婆不温柔不体贴啥也不干只会花钱。照这个理由写几个老婆的生活片段,好写又好拍。


第二层原因是在制作方心里,主妇在家庭内做的所有事情真的就是“隐形的”的,它们不存在。做了是主妇天经地义该做的,没做才是应该被拎出来批判的。而主外的父亲如果做了一点点家里的事,那真是光辉伟大了不起,要大大地赞美,份外的活儿啊 !


有一个说法是,罗子君的衣服都是演员马伊琍的私服,意指那些像蔬菜瓜果一样的造型是马伊琍自己的审美选择,不是制作方干的。


不是的。罗子君离婚以后出来打工,剧组立刻让她穿搭变好看:



工作场合之外的生活场景也不出错:



大家还记得这件绿毛吗:



罗子君主妇时期就穿着它(前文截图),但同样一件衣服,她入职以后搭配的大衣立刻从红色换成了绿色。显然,以一个完整的人物角色来说,这样的审美“蜕变”是不存在的。又显然,剧组是干涉服装搭配的,而且很细致。


剧方的安排是,只要这些全职主妇走出家庭,进入社会工作,就立刻赋予她们美丽的形象、无往不利的人生。也许是为了戏剧冲突,也许是别的什么理由,事实就是,他们在丑化全职主妇。


我要说的是,全职主妇不需要丑化。事实上,现实生活已经让主妇们在外形上自顾不暇,在精神上焦虑疲惫了。若有一丝笔力,如实写出她们在生活中的真实困境,就足以叫人感慨万千。



你离开这么多天,这个家怎么办?


我在朋友圈见过我做主妇的同学分享的住院行程,没错,她给自己排了住院的行程。非紧急重大疾病,住不住院要看是不是挪得出时间,而不是病情。


一个小手术,至少需要住院四天,她术前就做好了精细的安排,手术的时间是她仔细调整以后确定的。因为住院前,老公就说:“你离开这么多天,这个家怎么办?”


老公并不是责怪她,只是说出事实:老公和孩子都等着她做饭、小孩要人接送、家里杂事要人处理。


她在麻醉前确定了这四天家里一日三餐的外卖饭店,叫来了母亲接送小孩,她老公每天下班直接去病房。这已是最好的安排,但她告诉我说她仍然感到焦虑,她希望一切顺利伤口恢复良好,不要有任何意外延迟她出院的时间——家里离不得人的。


这只是一个普通全职主妇生病期间的生活。她们的生活不是空闲之余等待老公孩子的安排,而是每天睁开眼睛时间就被排得满满的。小孩去兴趣班的时间才是她们生活中的一点点空闲。


我另外还有很多朋友她们不敢辞职,不敢放弃工作,只能兼顾着家庭和工作,在家长会的时候请假,在六一节的时候请假,在孩子生病的时候请假,在家长群里接收通知,在台灯下检查孩子的作业。这些事,自然而然都是妈妈在做,因为爸爸要在事业上有所建树。


剧里罗子君在跟陈俊生派来的离婚律师协商时,律师一字一句告诉她:



感谢编剧写下这场戏。这段话最可怕的是,它每个字都是对的。



“你是家庭主妇,有什么能力!?”


我亲耳听过这样的话。它发生在邻居阿姨和她的女儿之间。


阿姨并不是全职主妇,她有一份稳定的工作,她的丈夫在女儿念大学的时候提出离婚——因为外遇。


阿姨非常体面又愚蠢地答应了,他们非常平均地分割了夫妻共同财产,前后只用了不到两个礼拜。


有一次我听到她的女儿在冲她喊叫,大意是你要是拖着不离婚我现在就可以在国外读书了,根本不用受现在受的苦。我要的东西你没能力给你知不知道!


真的很现实。太现实了,我无言以对。


你说小孩子说的不对、不公道、不体谅母亲,她不孝,都没错。但她说的事实我们懂吧,从前两个大人一起供养的教育费用离婚以后很难保持了,我们国家的法律对此只对基本生活费做了规定。根据法律,阿姨的女儿每个月从她父亲那里获得800元的抚养费。


这很奇怪又是普遍的,中国男性在离婚以后对子女的态度会发生变化。离之前是“自己的小孩”,会全力供养小孩。离婚后如果小孩跟妈妈,那小孩就变成了“前妻的孩子”,基本生活费以上的费用支付起来会变得异常艰难。


电视剧里,罗子君有好朋友唐晶的帮助,有陈俊生上司贺涵开后门。贺涵调出了陈俊生的出差加班记录,又帮罗子君在短期内找到了工作,罗子君靠着这两样东西在法庭了打赢了儿子抚养权的官司。


而陈俊生,他到底是一个好人。他在输掉官司以后仍然愿意给前妻两份钱:一份是儿子的抚养费,一份是前妻的生活费。


现实中,丈夫公司的信息是普通的全职主妇很难获得的,也很少有男人愿意在法律规定的范围外再支付没有工作的前妻生活费。我认识的那个被女儿说“没能力”的阿姨甚至没有办法获得丈夫的真实收入信息,女儿正是因为知道父亲的收入绝对不止每个月4000块,才会对每个月800块的抚养费耿耿于怀。


舆论上,包括女性在内的很多人对主妇也是很看不起的。做全职主妇意味着不自立、靠老公养,跟电视剧一样,全职主妇的婚姻如果出现问题,大家总乐于在主妇身上寻找她“罪有应得”,在外遇的男人身上找“情有可原”。大家会说,怎么这么蠢不会做好婚前财产置办,怎么这么蠢不会照顾老公的需求,怎么这么蠢只会围着孩子转。


我想问一句,美国或者日本的全职主妇是因为结婚前很聪明地置办了自己的资产,结婚后又能干又独立让老公爱不释手才放心在做的主妇吗?


当然不是。她们的主妇地位是有法律保护的,她们离婚,除了能分得共有财产以外是有赡养费的,孩子也有自己的抚养费。


《绝望的主妇》里Susan就因为丈夫的外遇离婚,她带着女儿住在高级社区紫藤郡里,前夫支付她和女儿的一切费用。生活水平比离婚前虽然有所下降,但并没有被赶出中产阶级。《昼颜》里搞外遇的男女主角私奔被抓到,双方家庭坐下来协商,按照协议,男主角的老婆是有权对女主角索赔的。


看,发达国家用法律把离婚的成本提得很高,他们用这种方式维护家庭的稳定。


以下四个问题不知道大家有没有兴趣知道,按照中国的婚姻法:


1、被出轨一方在分割夫妻共同财产的时候能不能获得倾斜?


2、全职主妇在离婚后能不能从前夫那里获得生活费?


3、全职主妇没有工作,在儿童抚养权争夺中有没有倾斜?


4、既包揽家务又在外工作的妇女在分割夫妻共同财产的时候能不能获得倾斜?


我们咨询了律师,答案是:没有,全都没有。


第1个问题,以出轨为理由要求倾斜没有法律依据,但法官会审理案情,离异被损害一方可能会获得一些赔偿;被出轨一方可以提出精神赔偿的要求,5000——20000元。


第2个问题,没有,没有法律依据。实务中法院支持从前配偶那里获得生活费的要求是有需要赡养的人、有需要抚养的未成年人、无生活来源的人。其中,无生活来源的意思是,你的身体一定要差到没法自己挣钱。


第3个问题,在子女抚养权争夺的判决中,法院倾斜的是经济条件更好的一方。


第4个问题,没有,没有法律依据。


法律在用白纸黑字给家务劳动标价:免费。法律在告诉你:你们是平等自愿结婚的,既然你结婚是平等自愿的,那婚内你承担的所有义务就都是自愿,自愿的事情就是你们家庭内部的事情,我们不好插手的。


在这里,家庭的和谐稳定靠牺牲、靠奉献。所以我们可以看到离婚后陈俊生帮罗子君找工作找的是百货公司售货员的职位,因为“离家近,工作不那么辛苦,也不用加班”,他认为这对前妻来说是“最好的安排”。这样罗子君才能接送儿子,有更多的时间陪伴儿子。


“很好的养育小孩”在陈俊生眼里是前妻的第一顺位义务,对此他承诺可以每个月多支付1000-2000块钱用作为前妻低级工种工作收入的补偿。


陈先生,你之前也承诺结婚以后就让妻子在家做主妇不工作,你做到了吗?


然后我们看到很多女生还是在咬牙兼顾,工作与家庭,事业与婚姻,好像因为你是女生就一定要二选一,并且现状是,无论你选哪一样都会被做不同选择的人看不起。而两者兼顾忙的焦头烂额的女生,看不起二选一的人。


男人在一旁欢欢喜喜地看女人之间的鄙视阵营,用自己在经济上的优势主导舆论的方向。就像剧里陈俊生搞办公室恋情的理由:我工作压力很大,外面那个女人能在工作上帮到我。贺涵也对罗子君表达了类似的意思:你对你老公的工作强度一无所知,这是你的罪过。我们也能看到很多人写文章肯定这个因果关系:因为你对他在工作上的事不够关心,你什么也不懂,所以他找懂的人很正确。


我真的要唐晶冷笑了。


这是典型的“倒着总结”啊。蒙我呐。我自己工作累得要死我也要为主妇说一句:需不着家里人对我工作的关心。


你需要她们关心什么?问你方案做到哪个阶段?甲方提了什么新要求?是不是有毛病。愿意问我还不愿意说呢。我下班话都不愿意讲,还讲这些?对完全不知道信息的人你要求对方怎么“分担”你的工作压力?她说一句老公你上班好辛苦,你觉得你知道什么呀你就会说辛苦;她说那老公你跟我讲讲你的工作呗,你觉得烦死了千头万绪的一两句话怎么说得清楚。


少给外遇找理由。


婚姻的那一纸合约,我要毁约了。这才是唯一的理由。


真有情有义,就多给钱。这是你毁约的违约金。


首页 - SOS着迷 的更多文章: